三江源生态保护10年 少了牛羊多了水草
2015-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数: 12434          作者:未知
  • 青海三江源地区是我国乃至亚洲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区,由于气候变暖和过度放牧,“中华水塔”生态退化。10年保护成果初步显现。2014年初,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启动,人与自然怎样才能更加和谐是当务之急。


      “这几年扎陵湖水多了起来,30多年前的丰美水草正一点点地恢复。”牧民尕藏才让说。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素有“黄河源头******县”之称。63岁的藏族老人尕藏才让在黄河源头长大,看惯了这里的水起水落。

      过度放牧导致草场退化,“千湖之县”一度名存实亡

      三江源地区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因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于此而得名,是世界上海拔******、面积******、河湖分布最集中的地区之一,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澜沧江总水量的15%都来自这一地区,因而素有“中华水塔”的美誉。

      资料显示:1980年至1982年,玛多县水草丰美、牛羊遍地,牧民人均年收入高达1500多元,连续三年稳居全国******。然而,由于气候变化和过度放牧,十几年前,玛多县70%的草地退化了,而且还在以每年2.6%的速度沙化。富甲一方的玛多县成为青海省生态环境恶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居民人均年收入降至1400元。

      当时,玛多全县人口不到1万,却提出“突破百万牲畜”的口号,地方政府甚至表示,只要愿意来玛多县放牧,就无偿提供牛羊、划割草场。

      很快,玛多牛羊数量飙升,每个羊单位占有的可利用草场从1953年的35.3亩降低到2000年的12.3亩。草场的超载过牧直接导致草地生产力下降,迫使部分牧民迁往高海拔的草地放牧。

      同时,三四万淘金者开挖黄金。20世纪80年代,采金占用草地1600万亩,毁坏草原50万亩。

      “我们藏地有谚语说:‘上空中的飞鸟有鸟法,下地里的昆虫有虫规,正中间的人世有人法。若鸟法松时,人法必乱。’玛多验证了这句话。”尕藏才让说。

      玛多县气象部门提供的材料显示,30年前,玛多县降水均匀,一年有300多个阴雨天。后来,草场大量退化,空气湿度越来越低,云层越来越薄,雨量也越来越少。黄河源区50年里年均降水326.3毫米,2003年只有24.1毫米,蒸发量却高达429.9毫米。

      玛多人饱尝了破坏草场带来的“苦果”:黄河断流、鼠害猖獗、湖泊干涸,“千湖之县”名存实亡。

      三江源生态保护10年,局部生态环境逐步好转

      为了保护“中华水塔”,2005年,国务院批准实施《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正式启动,规划面积为15.23万平方公里。至今,国家累计投资草原保护建设资金达83.24亿元。一些流沙地通过工程固沙措施后已实现固定,昔日的荒沙丘变成了绿草地,生态环境明显好转。

      2006年起,青海省人民政府取消对三江源地区的GDP考核,将生态保护和建设纳入考核内容。玛多县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