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为保护江豚叫停耗资5亿元航道整治工程
2015-1-4
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击数: 5028          作者:未知
  • 2014年11月26日,江西九江,一条长约一米五的死亡并风化的黑色江豚躺在退水的鄱阳湖沙滩上。

      于道平最怕接到渔政局的电话。这位安庆师范学院生命科学系教授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接到通知,放下课本,冲下讲台,直奔江边,把一具又一具江豚尸体搬上解剖台。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安庆西江江豚救护中心技术负责人,近30年的时间里,他已经解剖了200多头江豚。近几年发现的江豚尸体,胃里常常一点食物也没有,皮肤还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就是为了逮鱼,冒险潜到石头缝隙里,防洪墙、水利工程都是大块石头,江豚嘴是很短的,现在连石头缝里的鱼都要吃。”

      对江豚的栖息环境、饵料鱼资源产生严重破坏力的主要凶手正是大型涉水工程。在世界动物自然基金会江豚项目研究专员张新桥的回忆中,面临国家和地方建设项目需要的时候,水生生物往往会为工程让路。仅在长江新螺段的一个国家级原地保护区里,自2006年以来,就有大约20~30个涉水工程相继审批通过上马动工。

      由于工程建设等人类活动的影响,目前整个长江流域中的江豚不足千头,这种身长可达一米九的鲸类在长江中生存了2500万年,如今,它已经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名录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前不久,当工程与江豚又一次狭路相逢,人类却破天荒地退了一步。11月27日,环保部官方网站发布通知,由于顾及对江豚的影响,环保部未予批准安庆河段航道整治二期工程环评报告书,一项耗资近5亿的工程被叫停。

      “在发展中国家,建设是重头戏,可以说过去江豚一直在给各种工程让路。”于道平对记者说,“环保部这次因为江豚发了这个文,我觉得是一种进步的体现,是个好事情,证明江豚保护引起了高度重视。”

      改变似乎正在发生。10月14日,农业部发文将长江江豚保护等级由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升至一级。一个多月后,“安庆河段航道整治二期工程”被公开叫停。

      看起来,这一次工程似乎要为江豚让路了。

      那不行啊,这是国家发展,是大势所趋啊

      未能通过环评的消息让工程建设单位长江航道局有些头疼。“如果该工程不实施,将直接影响到2020年‘6米水深到安庆’的规划目标的实现……也关系到下一步,武汉到安庆段6米水深工程实施后,5000吨级航船能否通到武汉。”长江航道局前期办公室主任李青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安庆河段两头深中间浅,像瓶颈一样把船拦在了两端。对于亟需发展经济的当地政府来说,这条航道至关重要。

      也恰恰是在安徽江段,江豚的密度最高。据报道,这里集中了约200头江豚,占长江干流江豚数的近40%。“就是因为过去这个区域经济发展速度不快,并且有丰富的湖泊和支流分布,可以在关键时候成为江豚的避难所。”参加过2012年长江淡水豚科考队的张新桥告诉记者。

      几位接受采访的豚类专家均认为,涉水工程对于江豚生存的威胁是永久性的,一方面,水文状况的改变会引起渔业资源退化,并直接造成江豚食物资源短缺,另一方面,江豚往往喜欢在有水渠、有坑坑洼洼的地方产仔,但在航道整治工程中,常用石块、混凝土、钢筋等高强度材料对洲滩、岸坡等进行硬化覆盖,而这会直接破坏江豚的繁殖栖息地。

      在工程建设完成之后,随之而来的密集航运将给江豚带来更直接的威胁。张新桥告诉记者,当枯水期水面变窄时,时时需要出水呼吸的江豚往往会和船只挤到一起去,航运便由此成为了最直接的杀手。在题为《留住江豚的微笑》的公益广告中曾有这样一段画面:小江豚念叨着“我喜欢长江,我想妈妈”,一头撞在了螺旋桨上。

      上海海洋大学鱼类研究室主任唐文乔不无唏嘘地告诉记者,如今,江豚已经被迫适应了船越来越多的情况,对人类也越来越警惕,“它是一种很聪明的生物,不会那么傻跟着船跑了。”这些聪明的哺乳动物有时会躲在施工留下的沙坑里,然而,当水位回落时,一些来不及游走的江豚却因此被困在坑里,干死、饿死的情况时有发生。

      1985年毕业就开始接触江豚的于道平记得,多年来,许多水生专家都曾对进入保护区的涉水工程提出过反对意见,结果获得回应往往是,“那不行啊,这是国家发展,是大势所趋啊。”

      某种意义上,江豚已经被人类逼上了绝境。在张新桥的印象中,随着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化,江豚的数量已经逐渐从1990年的3600头,降到2006年的1800头,而到他2012年参加长江淡水豚科考队时,长江中整个江豚种群仅存1040头,“可能10年内,长江里面的江豚就要消失了。”

      作为长江里仅存的淡水哺乳动物,江豚多年来被视为长江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和长江健康的指示计,“这是一条红线,食物链最顶端的物种一消失就意味着整个生态系统在向着坏的方面转化。时不待我,江豚没有多少时间去等待了。”如今,于道平所在的西江救助中心负责的正是安庆段200公里内江豚的救助任务。

      不好吃干吗要保护?

      这一次,江豚似乎正在迎来命运的转折:在环保部官方网站上的通知中,安庆长江航道整治二期工程由于两项原因未能通过环评:“工程所处生态环境十分敏感,工程建设将直接占用江豚等水生生物重要生境”,以及“报告书针对江豚提出的保护措施有效性尚不确定”。

      安庆市长江航道局宣传部副部长王取发告诉记者,环保部对长江航道局提出了两点整改意见:加强对江豚活动的研究,“比如这个区域里面到底有多少江豚,江豚的活动规律是什么样的。”在此基础上,工程采取的保护措施要更有针对性。

      “长江淡水豚保护工作做了这么多年,近几年的变化还是比较大。”张新桥对记者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保护技术、资金、政策等社会条件都非常薄弱。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党委书记王丁对媒体回忆过:曾有一个相当级别的地方官员问他,“江豚好不好吃?”王丁无奈回了句“不好吃”,对方的回应让他几近崩溃:“不好吃干嘛要保护?” 彼时江豚已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另一种尴尬则出现在保护区的建设问题上。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教授郝玉江告诉记者,90年代以前,许多地方对建保护区往往还很积极,觉得是个新鲜事。到后来发现,建了保护区对地方经济发展是有限制的,要做环评,还要受相关法律的影响,“所以就搞得他们都没有积极性,不愿意建保护区,觉得是个累赘”。为此,郝玉江没少吃过闭门羹,有的地方政府回应“不合适,和地方的发展定位不一致”,有的则干脆不理。

      在许多学者看来,江豚保护真正的分水岭其实是白豚的灭绝。2006年底,来自中、美、日等6个国家的鲸类研究专家组成国际联合考察组,在湖北宜昌至上海江段开展考察,结果,科学家们连一头白豚的踪影也没有发现, “白豚可能已经灭绝”的消息由外国科学家发布,随即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07年十大人为灾难之一”。

      “过去在白豚那个时候,国家的环评法才刚刚起步,为了白豚把哪个工程停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于道平坦言,随着白豚的功能性灭绝,江豚成了长江新的“旗舰”物种,为了不让江豚走上和白豚一样的不归路,对江豚的保护问题终于引起了各方的高度重视。

      今年10月14日,农业部发布了《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江江豚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明文规定长江江豚按照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保护要求,实施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措施。如此一来,涉及江豚的工程建设就需要到更高级别政府机构申报,捕杀江豚的行为也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了工程为江豚让路的说法。

      但是怎么说呢, 保护问题还是不会放在第一位吧,往往最终让步的还是保护

      然而,面对环保部的叫停,安庆市农委渔业局并未表现出多少兴奋之情,面对来访记者,渔业局生产科负责人直言不讳:“这个项目被叫停,不知是福还是祸。讲到保护,我们当然是期望长江所有的经济活动全部要停掉,那样就能保护了。”

      “黄金水道发展肯定变不了。”在于道平看来,工程也许会在某个时刻为江豚让路,但绝对不会真的为江豚彻底停下来。 “沿江各省市都在发展经济,水利经济是新的经济引擎。不仅是安庆这一段,长江沿线的这些自然保护区,可能在之后的建设中都会受到影响,要在这个矛盾之中找平衡。”王取发也对记者坦言。

      去年5月、9月,环保部也曾对长江航道局两项可能影响江豚的工程按下暂停键。经过一年多环保措施的完善,再次送审的两项工程相继通过了审批。李青云在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时也提到,环保部方面已经告知他们,待完善优化方案后,会同意安庆航道整治二期工程重新报审。

      “在相关的计划和规划中,更多地考虑到江豚的需要,这是一种进步。但是怎么说呢,保护问题还是不会放在第一位吧,往往最终让步的还是保护。”王丁对这样的解决方式并不感到意外,在于道平看来,环保部此次叫停的最大意义其实在于“让有关部门为此举带来的生态损失买单”。针对环保部对环评书提出的整改意见,安庆市长江航道局的负责人已经明确表示,会在工程建设中强化环境保护和经费补偿措施,并做好迁地保护的工作。

      事实上,这也是于道平等几位专家共同的主张。他们认为,眼前的权宜之计是让江豚把长江主航道让出来,迁移到故道中,迁地费用从工程中来,互相弥补,“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把这个种保留下来”。

      这原本是于道平想为白豚做的事。“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白豚有四百多头,跟现在江豚的数量差不多,那时只要一到江面上去,就能看到白豚。”于道平说,当时就已明确提出了白豚迁地保护的方案,但等到资金到位准备停当准备去捕捞白豚放进养护场时,发现长江里已经没有白豚了。

      而今,用于探索保护白豚的措施已完全应用到江豚身上。学者们希望,有朝一日,待长江整体环境好转之时,还能让江豚回到长江。但是谁也不知道,究竟还要花多少年才会让长江生态系统恢复到现在或之前的样子。

    王丁对记者感慨,“长江应该是孕育生命的地方,不应该只是一条航道”。但在现实中,比起广阔的长江,似乎工程补偿的条款更是江豚命运所系,“怎么采取补偿措施是我们现在能够关注的”。

      于道平已经为安庆江段的江豚们找到了“诺亚方舟”,那是西江救护中心所在的一条10公里长的故道,救护中心围了一小块做救护基地,今年4月以来,5条受伤江豚相继获救入住这里。这条江段的其他部分,被“当地镇政府给了养鱼户,要想转成养豚,必须要花一笔钱,把它租下来”。

      面对电视台的摄像机镜头,被称为“江豚之父”的于道平诚恳地表示,如果这项工程最终上马,希望能够从中获得一笔补偿。一直奔走筹资的他,想尽快为无路可退的江豚们承包一个鱼塘。(本报记者 陈墨)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北京全华环保技术标准研究中心
Copyright (c) 2014 Acefst.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219号华秦大厦201-205室 邮编:100012 总机:010-64849389 传真:010-64869501